愛貓人

與牠,命中註定的緣份。

我非常熱愛釣魚,再也沒有比靜靜地在深山處呼吸著新鮮空氣,更令人放鬆心情的了。我最喜歡的釣魚地點是加州某處森林中的一座湖,附近人煙稀少,唯一的小鎮僅有一個加油站和四棟建築物,距離我家約有三個小時之遠。每年在冬雪初融之際,我都會準備好釣具,開著我的旅行車,來一趟釣鱒魚一日之旅。

好幾年前,在某一次旅程之中,我開車經過山中的水壩--也就是形成這美麗湖泊的原因--在湖旁停車,正預備把釣竿用具搬下車時,就在這個剎那,聽到了一聲槍響!聲音之大就像是子彈從我頭上射過似的。我非常驚訝聽到有人開槍,因為這個地方是禁制區,不准從事任何打獵行為。此外,我在這裡釣魚釣了那麼多年,也只遇過載貨卡車經過而已,這還是第一次聽到有人在附近的聲音。

我躲到車子的後面,小心翼翼地環顧四周,但我看不到任何人的身影。

「砰!砰!」又再次響起兩聲槍響。

「咻!」子彈打中大石頭,擦出尖銳的呼嘯聲。然而我仍是看不見任何人。

這時,有四個男孩從泥土路上走了過來。其中一個人舉起手中的來福槍,擊了一發子彈。一隻貓急忙衝過了泥土路,跑進了樹叢裡面。

「喂!你們幾個是在幹什麼?!」當他們走向我時,我開口道:「這邊是禁止打獵的!」

「只是打一隻討厭的貓罷了,」最大的那個男孩回答我。

此時,另一個男孩緩緩地舉起他的來福槍,朝著仍躲在大石頭後面的小貓開槍。

「你們不要太過份了!為什麼要這樣無緣無故殺害一條生命?」我問他們。

「你會用多少錢來換這隻貓的性命?」其中一個男孩問道。

「三百五十元如何?」我說。

「砰!」又一枚子彈往小貓的方向射去。

「三千五百元如何?最低代價囉。」四個男孩中最大的一個開槍後這麼說。

這些日子以來,我一直在存錢準備買一艘二手船,因為這樣就不用老是待在岸邊釣魚了。我現在皮夾裡大約有三千八百多元,口袋裡可能還有七百元。

「好,我會付三千五換取那隻貓,拜託你們不要再對牠開槍了,」我說。


我拿出皮夾,從隱密的小隔間裡面掏出三千五百元,然後把錢放在我棕色休旅車的前車蓋上。那四個男孩靠了過來,盯著那些錢看。

他們的表情嚴肅了起來。最大的那個男孩伸手拿了那些錢,放進他的口袋裡。在他們走遠,消失在泥土路的轉彎處後,我開始尋找貓的下落。幾分鐘後,那些男孩開著一輛舊小貨車經過我,往山區的小鎮揚長而去。

我又花了一個多小時來跟貓咪建立信任,牠才肯讓我抱牠。我安撫地拍著牠大約五分鐘,然後將牠放進車裡,開往山上鎮裡的唯一一家小店。

我問老闆是否知道附近有人走失貓,他走到店外看看我車上的貓咪,然後告訴我住在隔壁的一個老人一個禮拜前走丟了一隻貓。老人非常地傷心,因為那是他幾個月前去世的妻子所養的貓,那隻貓是他現在唯一擁有的家人。


老闆走到話機旁打了一通電話。他回來的時候替我們倆各倒了一杯咖啡,我們聊了大約十分鐘後,我聽到後面的門被打開的聲音,於是我轉過身去看--一位滿頭白髮的老人,痀僂著背,看起來像是至少有一百歲一樣。他緩緩地走到角落的位置,在一張搖椅坐了下來,但沒有開口說一句話。

「那就是他的貓,」老闆說。

老人用拐杖敲了敲地板三次,櫃台後的老闆走了過去。老人低聲講了幾句話,遞給他一張紙。然後老闆扶著老人的手臂,幫助他站起來,兩個人一起走到我停在外頭的車子。

我透過窗戶望過去,看見老人把車內的貓抱了出來,緊緊摟在胸前。接著那兩個人又走到隔壁的一間拖車房屋,進到了屋內。

過了幾分鐘,老闆回來了。

「我得趕快上路了,」我告訴老闆。

「幫忙找到貓的人可以得到一份報酬,」老闆說。

「我不需要報酬,」我回答道。但他仍舊遞出了一張紙,我只好接了過來。我打開那張摺起來的紙,發現那是一張可兌換現金的個人支票,上面的金額寫著「捌萬元整」。我簡直是目瞪口呆地看著那張支票。


「別緊張,那只是張空頭支票。自從他老婆死後,老人就有點神經不正常了。」老闆說。
我把支票摺了回去,放到櫃台上好讓老闆可以丟到垃圾桶。但我腦海裡突然有種聲音告訴我:把那張支票留著。於是我又將支票拿了回來,塞到襯衫的口袋裡。

「我猜只有傻子會認為一隻貓值得這種價錢吧!」老闆說道,笑得很大聲。

「是啊!只有傻子會這麼想。」我也跟著笑了起來。

我走出店外,回到我的休旅車上開車回家。那些男孩和無故的打獵行為讓我決定延後此次的釣魚行程。

回到家後,我的妻子遞給我一張朋友留的紙條,上面說他知道有個人願意以分期月付的方式,將他的船賣給我。我打電話給那艘船的主人,在詢問過船的狀況後,我問他可以出多少價格。

「八萬元吧!如果要我幫你貸款的話,那就九萬五。」他說。

我跟他說我會先考慮個一小時,再回電給他。

我掏出口袋裡的那張支票,打電話給我認識的銀行。我告訴他們事情的來龍去脈,問他們可不可以幫忙查這張支票到底有沒有效。我將支票號碼提供給他們,然後掛上電話,等待他們的回電。約十分鐘後,電話響了。

「凱瑟先生,這是張有效支票喔!」銀行人員笑著告訴我。

「有什麼好笑的嗎?」我好奇地問她。

「我打電話問另一家銀行這張支票能不能過戶時,那個行員也笑了,他告訴我那張支票絕對沒有問題,因為支票的主人是加州地區擁有最多間伐木工廠的大老闆呢!」

這還不是最令人驚訝的事情。

那天傍晚,我開車去看那艘準備出售的機動手搖兩用船。當防水帆布掀開時,那艘船簡直就跟新的一樣。這交易實在太划算了,我購買的意願非常地高。然而,就在我看到船尾漆著的船名時,我立刻就決定買下這艘船!它絕對是命中註定要賣給我的,因為船尾上面所漆的三個大字正是--「愛貓人」。


--羅傑‧迪恩‧凱瑟
不可思議的回饋
保持純真的善心,
回饋不求自來!
甚至以超乎你預期的方式降臨。
小虎斑猫.jpg 
創作者介紹

摩洛哥玫瑰&馬鬱蘭&龍艾&薑

chic71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