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台北一個月了,有一種異鄉人的陌生

細胞裡卻又隱藏著吉普賽人的流浪因子,隨遇而安

前半個月住在大安區

很棒的地方

住在三人合租的朋友的公寓

三個大男孩,出乎我意外的愛乾淨,家裡整齊、井然有序

一句話都沒說,讓我住了半個月

這半個月讓我愛上了這個地方

臨時到這個地方 沒有事先整理      這是三個男人家的客廳 相信嗎!!太乾淨了

維霖家 

驚人的整齊乾淨 ㄝ.........請問這裡有住人嗎??

 維霖家餐廳

想流浪時,包包拿著、穿上步鞋、拿瓶水、下公寓,開始亂走

天氣好,出了巷口,就往左走

心情好,出了巷口,就往右走

漫無目的地,走到了鬧區,走到了社區,走到了高級住宅區

又好像有目的似的,想把所有路名、地標、商店記熟

一遍又一遍、來來又回回,

走過的路沒走過的路,我的雙腳不停的不停的 停不下來

愛種花,彷彿朝聖似的,往高架橋下的花市走去

愛逛街,發了瘋像難民爭食的速度,朝鬧區走去

愛吃,夜裡  往學校旁有名的夜市狂奔

走過的路沒走的路,我的雙腳不停的不停的  停不下來

想狠狠的發洩精力,希望心理的怨恨、不滿,一併的發洩出來

沒有

沒有

我的不滿還在

我的怨恨還在

心卻已沒那麼悲傷

謝謝你們三人給我的淡淡的關心

夜裡下班陪我喝兩杯

陪我看電視說著明星的八卦

告訴我哪裡、哪裡、還有哪裡一定要找機會去玩

不問我來台北的原因

不問我為何菸酒不離手

不問我為何晚晚睡早早醒

也不擔心  ,讓我待在三人都上班去的家裡

隨我胡搞家門前的小陽台,任我拈花惹草

到底台北人是冷漠

還是繁忙的台北人無暇付出關心

或是台北人心裡都有 一塊不願碰觸的傷,所以也了解飛也似的逃離家鄉的我,也有著不願提起的痛

 

總是聽人說~台北人冷漠

可是卻讓我感到無比溫暖

 

總是聽人說~台北交通複雜

可是卻讓我這個漫無目的走路的人,享有無止盡且安全的人行道,路人也不會投以奇怪的眼光(不是所有城市都適合行人)

台北這個城市對我來說雖然陌生

卻讓我感到無比的安心

~~~~~~~~~~~~~~~~~~~~~~~~~~~~~~~~~~~~~~~~~~~~~~~~~~~~~~~~~~~~~~~~~~~~~~~~~~~~~~~~~~

下半個月  搬到了住在中正區的朋友家

老舊公寓重新裝潢成的一間間舒適齊全的單身套房

也許是天氣熱到不行,也許是想待在家上上網

也許是前兩個禮拜他們所給我的快樂   已漸漸沒那麼心傷

在家一個禮拜

這兩天才出門

大概是趕進度,想把上周沒走的路走完

走到了南機場夜市,台北走到哪總是不乏排著長長隊伍的小吃店,

不愛跟風 愛觀察的我,選擇在排著長長隊伍的店旁的沒客人的店坐下,吃著晚餐、看這來來往往排隊的人們

吃完散個步買杯飲料,又開始亂走

走到青年公園

繞著青年公園外圍,卻有著奇怪的念頭~

也許青年公園十分有歷史了,所以所看到的都是老人,

他們的生活大小事就圍著公園發生,青年公園就陪伴著他們從青年到老年

只是人的年歲漸增,青年公園還是叫做青年公園

有種  景物依舊 人事全非的心情  感傷了起來

哈哈  真是 為賦新辭強說愁

 

聽著音樂  獨自一人漫步在雨後天氣與行道微濕 偶爾樹上滴下一兩滴雨水的夏夜的清涼的公園

孤單  卻輕鬆快樂 

寂寞 但自在

愛極了這個城市

 

出走 也許無法治療傷痛

暫時的逃避  像打了麻藥 

雖然傷口還在,卻可以不必感受撕裂般的痛苦

 

這個城市,帶給我的,與別人說的不一樣

 

    全站熱搜

    chic71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