咪瑪護士

牠的呼嚕聲讓我迅速進入夢鄉,疼痛也隨即消逝。

當我還是個小女孩的時候,曾經因為嚴重的頭痛而住院好幾個月,醫生卻怎麼都檢查不出病因。後來,終於診斷出我罹患的是偏頭痛,我接下來的人生可能都得依靠藥物來控制病情發作。

上了大學,我很不幸地遇到一位庸醫,指稱我會頭痛完全只是心理作用,並停掉我所有的藥物治療。在那段期間,只要我的偏頭痛一發作就讓我體力盡失,甚至迫使我躺在床上,關在窗戶緊閉並開著強力冷氣的房間裡休息好幾天。在這種時候,我會持續地感到頭暈目眩,雙手抖動得十分厲害,嚴重到連拿書閱讀或是打電腦都無法辦到。

在這段極為痛苦的煎熬中,我一隻眼睛的視力甚至還急遽退化。而在我又犯頭痛的時候,醫生終於開了注射液的處方箋給我試試看。就在我到藥局拿處方藥後要進屋前,我遇見了咪瑪。

我聽到附近一輛車的底下傳來一陣小小的貓叫聲,於是蹲下來看是怎麼回事。有一隻瘦弱的小花斑貓躺在油箱的下方,可憐兮兮地叫著,期望有人可以注意到牠。牠全身的毛東掉一塊、西掉一塊的,身上到處都是跳蚤,我甚至還看到一隻跳蚤從牠的鼻子爬過去。一開始我以為牠的腿可能斷了,因為牠的兩隻腿用一種很不自然的角度從身體下方伸出。但後來我叫牠的時候,
牠緩緩站了起來走向我,我才發覺牠只是因為太虛弱,沒有力氣將腿好好縮到身體旁邊。

牠一看到我手上沒有食物,又立刻轉身回汽車底下躺,繼續喵嗚地叫著。我怕如果我離開太久的話牠會發生意外,於是趕緊用衝的回家,找到一樣牠應該會吃的東西後就又跑了回去。我將起司塊敲成碎片,放到車子底下給牠吃,然後我又回到車上,直接開到寵物店。

我買了一個寵物提籃,另外還為牠取了名字,並將牠帶到獸醫診所檢查之後,便帶牠回我的家。
牠既驚又恐,衝到我的床下躲了好幾天,我只能從貓食確實有減少來得知牠還安好無恙。

在剛開始的幾個禮拜,咪瑪能躲我和我丈夫多遠就有多遠。牠經常躲在浴室馬桶的後面或兩個櫃子的夾縫中,只要我們一靠近,牠就會倏地一溜煙跑走,如果來不及逃離,牠會緊張地把身體緊緊貼在地上。我努力試了三個禮拜,卻連摸頭這樣簡單的動作也辦不到,我只能安慰自己,或許牠當不了討喜的貓咪,但至少不會因飢寒交迫而死在街頭。

又大約過了一個禮拜,一天我正窩在沙發上替咪瑪鉤織一張溫暖的毯子,剎那間有史以來僅有的幾次嚴重程度的頭痛突然侵襲而來。我的胃上下翻轉,我掙扎著往浴室走去,雙手不自主地劇烈抖動,手中的鉤針和毛線滾到地上。咪瑪跟平常一樣,又躲在馬桶後面,當我走進浴室的時候,牠立刻跑開。
在我好不容易又回到沙發後,我躺平了下來,用一條又溼又冷的毛巾蓋在臉上。我的頭簡直像是快爆炸一樣,真希望這時我的丈夫是在家裡而不是在上班……但此刻我頭痛欲裂,痛到連他的電話號碼都記不起來,完全沒有任何思考能力,我只祈禱自己能趕緊睡著就好。

突然間,我感到有東西有一陣沒一陣地戳著我的肋骨。我張眼一看,發現咪瑪正小心翼翼地用腳掌按摩著我的胃部,臉上的表情異常專注。我朝向牠伸出手,牠把頭靠過來摩擦著我的手掌
我後來唯一清楚記得的是,牠的身體竟是如此柔軟。我雙手緊抱著咪瑪,感受著牠的溫暖,一下子就沉入夢鄉--而且還睡了好幾個小時。

當我醒來之後,咪瑪還躺在我的胸前,牠的下巴靠在我的肩頸上,不時地打盹著。牠的一隻腳掌伸了出來放在我的臉頰上,像是在我睡著的時候牠曾經摸我的臉似的。我把手放到牠的背上,邊祈禱牠不會因此跑走。牠的喉嚨發出了一陣小小的呼嚕聲,讓我非常地開心。

當牠睜開一隻綠色眼珠的時候,我突然發現自己的頭已經不痛了!我驚訝地坐直身子,咪瑪滾到我的膝上。牠不滿地對著我叫,我趕緊再將牠好好地擺在我的大腿上。那一瞬間,感覺上咪瑪就快從我身邊逃開,但卻在轉念間改變了心意,在我的腿上乖乖躺了下來。

自從那天之後,咪瑪就知道我什麼時候會開始頭痛。牠會先哄我躺到沙發上,然後爬到我的胸前躺下,那張小臉就近在我的眼前。在我還沒意識到劇烈的頭痛之前,牠的呼嚕聲就已經讓我進入夢鄉了,疼痛也迅速地隨之消逝。

這些年來,咪瑪證明自己遠比任何一個醫生所開的任何藥物還要有效,而我們之間的羈絆也一天比一天更加緊密與深刻。我真的感到自己非常幸運,這輩子能擁有這位咪瑪護士來照顧我。我用我唯一知道的方法來感謝牠--也就是讓牠的生活安全無虞,並永遠平安快樂。

--娜塔莉‧蘇亞雷斯


安心感

就是這麼奇妙!
喵嗚一聲竟有辦法安撫人心,
讓疼痛或煩惱瞬間消散。
幼猫.jp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ic719 的頭像
chic719

摩洛哥玫瑰&馬鬱蘭&龍艾&薑

chic71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